• 热点推荐:
 首页 / 养生知识 / 正文
研究生投诉民警被上门“铐走”,法院判派出所违法,当事人:母亲被喷辣椒水,父亲遭警棍打,曾几度想轻生

Time:2021-09-11 18:32:29 Read:5 评论:0 作者:admin

连日来,“研究生投诉民警被上门铐走”一事持续发酵,引发社会关注。

在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,当事人王闵称,自己因琐事和他人发生争执后,寻求望龙门派出所的帮助。

在警方调解过程中,因认为民警陈放说法不当,她进行了投诉。“我了解到,对方当时并不在现场,我过去也调解不了,再加上我那时候手上还有事,我就说我当天去不了,然后和他沟通,跟他讲道理,说我为什么去不了。他就觉得我没有听从他的安排。可能因为这个案子快要到期了,他也着急,然后他就变成了说要调查我。我就说,你说任何话要合理合法,他就更愤怒了,对我进行人身攻击,说不要以为你是研究生就很懂。”

去年6月18日,也就是投诉当晚,陈放带人来到王闵家,“很用力的敲门”,“然后他躲到一边,可能是怕我从猫眼看到他,他们换了一个人来和我说话,那个人语气挺温和的。我那个时候以为是因为我投诉的事情,他们来找我了解情况。”

王闵称,她开门后,陈放二话不说一只手上来铐她,一只手拉着她往外走。后来王闵父母过来,王闵母亲被用催泪喷射器(俗称“辣椒水”)喷射面部,王闵父亲则遭到警棍抽打。

研究生投诉民警被上门“铐走”,法院判派出所违法,当事人:母亲被喷辣椒水,父亲遭警棍打,曾几度想轻生

△现场 图|受访者提供

其提供的病例显示,王闵父亲被诊断为“多处软组织挫伤、左大指掌趾关节扭伤”,王闵母亲被诊断为“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、左手大指扭伤、右足趾踩踏伤”。

研究生投诉民警被上门“铐走”,法院判派出所违法,当事人:母亲被喷辣椒水,父亲遭警棍打,曾几度想轻生

△病例 图|受访者提供

王闵称,当晚她和母亲被押往派出所,其父因为受伤被落下,后来父亲自己杵着拐杖去的派出所。按照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的指示,望龙门派出所以妨碍执行公务为由,将王闵及父母移交朝天门派出所处理。王闵说,他们一家三口被审讯了一晚。

后来,王闵父母因涉嫌妨害公务被立案侦查,并被监视居住。同年8月份,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申请逮捕王闵父母,渝中区检察院不予批捕,后渝中分局撤案,解除对王闵父母的监视居住。

监视居住期间,王闵的父亲几度想以死明志,被家人劝下。事发后,王闵申请行政复议,去相关部门反映派出所滥用职权,以及将望门龙派出所告上法庭。

历经一年多,重庆市渝中区法院作出行政判决,确认望龙门派出所对王闵的传唤行为违法,对王闵父母使用辣椒、警棍等反复喷射和殴打的行为违法。

王闵说,出判决那天,他们一家人高兴得一整晚都睡不着,以为这件事要结束了。但是直到今天,派出所都没有对涉事人员做出处分,这让她挺失望,她希望让他们接受调查并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据此前媒体报道,8月8日,望龙门派出所分别向法院提出行政上诉,要求撤销判决并予以改判。

对话

【1】望龙门派出所已经上诉

九派新闻:这个事法院做出了判决,你对判决满意吗?

王闵:我对法院的判决结果是满意的,因为我的诉求就是确认陈放违法,法院完全支持我们的诉讼请求。

九派新闻:现在事情结束了吗?

王闵:没有,判决之后,我去找相关公安部门,询问他们会怎么处理涉事人员,比如停职或者别的什么处罚,因为一开始他们也说,判决之后会有一个调查结果,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进展。后来他们告诉我,望龙门派出所上诉了。

九派新闻:你怎么看待他们的上诉?

王闵:因为一审法院做出了一个公正的判决,我其实不太担心他们上诉,就算要二审,我们也相信会有一个好结果。我比较担心的是,就算二审结果出来了,他们还是不会对涉事人员做出处罚。

九派新闻:你希望得到什么结果?

王闵:这件事我反映了这么久,希望对参与的人员都做一个调查,让他们承担应有的责任,不只是当晚到我家来的7个人。

九派新闻:7个人?

王闵:是的,一开始来了5个,后来又来了2个。

【2】他说我是研究生,这让我感觉被窥视

九派新闻:那天是怎么一回事?
王闵:
事情要从去年5月20号说起,我当时和另外一个人起了争执,对方用手机砸我的头,砸出血了,我们就选择了报警来处理这件事。

出警后,因为我当时受伤了,所以他们让我先去医院治疗,再处理这个事。医院那边让我在家休息一段时间,所以会产生误工费。

6月13号调解的时候,我提出希望对方赔偿医药费和误工费。当时有个叫陈放的警察说,如果要误工费的话,就只能去法院起诉对方,他不能调解这个东西,因为对方肯定不愿意。对方也说去法院告他。所以最后没有调解下来。

九派新闻:然后呢?

王闵:到了6月18号,陈放给我打电话,说对方还有调解的意愿,让我过去一趟。我了解到对方当时并不在现场,我过去也调解不了,再加上我那时候手上还有事,我就说我当天去不了,然后和他沟通,跟他讲道理,说我为什么去不了。他就觉得我没有听从他的安排。

可能因为这个案子快要到期了,他也着急,然后他就说要调查我。我就说,你说任何话要合理合法,他就更愤怒了,对我进行人身攻击,说不要以为你是研究生就很懂。

我当时说要投诉他,他就说要传唤我,然后挂了电话。

九派新闻:他为什么说“不要以为你是研究生就很懂”这句话?

王闵: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,我甚至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学历的,因为我从来没有拿我的学历说事,从来没说过我是研究生我就怎样的话,他说这话让我有种被窥视的感觉。

我记得之前我和他说过,如果对方不愿意调解,我们就走司法程序。再加上我提到了一些人身伤害、误工费等词,他可能觉得我知道这些。

九派新闻:沟通过程中你有说什么过激的话吗?

王闵:没有,我当时的原话是,你作为一个公职人员,我认为你说的话不恰当。

九派新闻:你们之前有过摩擦吗?

王闵:有一点,之前他给我们调解的时候,有两次他通知去调解,我专门请了假准备过去,然后他给我打电话,说对方临时有事不来了,我当时表达了我对他不满的情绪,他可能也对我有一点成见。

九派新闻:你后来投诉他了吗?

王闵:当时他把电话挂断以后,我就拨打110去投诉,我并不是要把他怎么样,而是他现在已经带着情绪在处理我的事情了,后面他不见得能好好处理,我希望能让他回避这件事。

我当时说的时候,希望向他们上级机关反映他的一些不恰当行为。然后对方说他们去核实情况,让我保持电话畅通。

【3】拿辣椒水朝母亲脸上反复喷射

九派新闻:后来呢?

王闵:当天晚上陈放就到我家找我了。通过法院给我们的执法记录仪可以看到,他很用力地敲我家的门,然后躲到一边,可能怕我从猫眼看到他,他们换了个人和我说话,那个人语气挺温和的。

我那个时候以为,是因为我投诉的事情,他们来找我了解情况,当时也没想为什么要上门核实而不是打电话,就第一时间给他开门了。

我记得开门看到陈放的时候,他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。开门之后他们二话没说,陈放就直接一只手拿手铐要铐我,另一只手就来抓我,我本能地有一个挣脱的动作,没有主动和他们有肢体接触,然后他来抓我的左手,另一个辅警抓着我的右手往外拽。

我那时候觉得没办法和他们讲道理,想着先跟他出去,我说让我换个鞋,因为那时候在家穿着睡衣拖鞋,行动不方便。他们根本没有理我。

九派新闻:家里还有其他人吗?

王闵:我爸妈都在家,整个过程很快,就一两分钟,我妈听到动静之后从客厅走过来,他一只手指着我母亲,一边说因为他和他相互打架,要口头传唤他。

那个时候我们家里没有别人,也没有打架,我们对这个传唤的理由有所质疑。我母亲年纪大了,对这些词也不懂,就问,传唤谁传唤谁?她只知道他们要把人带走的感觉,就把手伸出去,说铐我,铐我。

然后他就从身上掏出辣椒水,朝我母亲脸上反复喷射。我母亲那个时候并不知道他们是一起的,她眼睛睁不开之后,还朝外面的民警寻求帮助,说帮帮我们。

九派新闻:后来呢?

王闵:他们把我母亲眼睛喷伤之后,还把我父亲打倒在地,后来强制把我和我母亲带到派出所。

我父亲那个时候腿受伤了,走不了,后来他担心我们受到进一步伤害,自己找了拐杖,杵着到派出所来询问我们的情况。他到了之后陈放也不让他走了。

当天晚上我们一家人都在接受审讯,直到第二天凌晨。

九派新闻:审讯内容是什么?

王闵:他不停地让我重述当天晚上的经过。我父母也是讲述经过,但是笔录内容和他们说的不一样,不签字不让他们走,最后他们签了字,被铐着送到医院去体检。

可能一开始也想拘留他们,但是最后没有拘留,变成了监视居住,一直监视居住到8月份。

九派新闻:你父母多大年纪?

王闵:我父亲今年60多,我母亲也快60了,两位老人家都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。

【4】父亲几度想以死明志

九派新闻:什么时候开始举报的?

王闵:从6月20号开始我就向有关部门举报了。

九派新闻:监视居住期间你们怎么度过的?

王闵:那时候正是重庆最热的时候,我们也不敢随意出门,一天天闷在家里,就连买菜都是在网上买的,我们担心如果出去的话,会不会又给我们安个什么罪名。

两个多月,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煎熬。抓我们那天晚上,小区里起码上百人都看到了。这么大阵仗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抓杀人犯呢。我父亲也特别难受,好几次产生轻生的念头,想以死明志,去表达自己的清白。

九派新闻:你怎么劝你父亲?

王闵:我整天陪在他们身边,给他们讲不要放弃,我在积极地提行政复议,会有希望的。

九派新闻:什么时候出现转机?
王闵:
我们看到曙光的时候,是在去年8月份,检察院的人通知我们说,公安分局已经申请逮捕我们了,理由是妨害公务罪,让我爸妈去做一个调查笔录。

我们当时给检察院提供了相应的材料,包括我们受伤的材料等,他们看了之后大概三四天吧,和我们说做了不予批捕的决定。然后公安机关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,撤销了案子,解除了监视居住。

研究生投诉民警被上门“铐走”,法院判派出所违法,当事人:母亲被喷辣椒水,父亲遭警棍打,曾几度想轻生

△撤案决定书 图|受访者提供

九派新闻:你们什么反应?

王闵:终于松了一口气,很感激检察院,他们在一个公正的立场上去定性这个事情。

【5】胜诉后高兴得一晚没睡着

九派新闻:什么时候提起诉讼的?

王闵:我从6月份开始一直在举报,反映公安局滥用职权,之前的调查结论说我反映的不属实。后来检察院不予批捕之后,他们也没给说法,后来我们就提起了诉讼。因为请求不一样,我和我父母是分开起诉的。

法院受理之后也很重视,今年7月份出了判决,认定望龙门派出所对我父母使用催泪喷射器、警棍等警械的行为违法和对我传唤行为违法。

△判决书 图|受访者提供

九派新闻:提起诉讼的时候担心过吗?

王闵:挺担心的,怕到了法院可能也要不到一个公正的说法。但我还是相信法律,相信国家的法治。

九派新闻:出判决之前对结果有信心吗?

王闵:我们准备的比较充分,相信应该会胜诉。如果输了肯定会上诉。

九派新闻:判决结果出来的时候是什么反应?
王闵:
一家人很高兴,喜极而泣,心情很激动,我们一晚上都没睡着,觉得这下肯定会给我们一个说法了。后来都是我们主动去问,但是没什么进展,等来的是他们上诉了。

九派新闻:诉讼过程中望龙门派出所联系过你们吗?

王闵:没有,这一路过都是我主动去问事情的进展,他们从没主动联系过我。之前定我爸妈的罪,要逮捕我爸妈的时候就很主动。

【6】后悔当晚没有核实身份就开门

九派新闻:这件事对你的影响是什么?

王闵:我之前在国企那边工作,工作挺稳定的,为了处理这件事,我辞职回家了。父母受到了牵连,身体受到伤害,精神上也受到折磨。

我一定要给他们一个说法,他们把我妈妈按在地上,当时我母亲眼睛已经看不见了,根本不具备威胁,他们几个大男人还把她死死按在地上拖着走。那个时候我父亲哀求他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母亲。看得我很难受。

九派新闻:这件事后悔过吗?

王闵:我挺后悔当天晚上他们敲门的时候,我没有核实身份就开门了。

九派新闻:你觉得你性格如何?

王闵:我是直性子,有什么我可能会直接说。我父母都比较老实,碰上不公的事可能也不敢去争,但我碰上我有理的事情,我可能会较真。

我的性格可能和生活阅历有关系吧,毕竟父母把我培养称研究生也不容易,我学到的东西肯定希望能运用起来。

九派新闻:现在后续的打算是怎样的?

王闵:因为公安局上诉了,我们肯定会积极准备二审,看事态进展吧。

九派新闻:经历这一件事有什么感想?

王闵:说不上来,因为这件事我们一家的生活被打乱了,这一年多我没有经济收入,但那几个警察,该上班上班,他们一点影响都没有。

九派新闻:一开始你们起争执的那家人,事情解决了吗?
王闵:
之前我要去行政复议,他们说要把和另一家人的调解解决了才能复议,我就放弃了赔偿,双方和解了,这个事已经了结了。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武汉晨报记者 温艳丽

【版权声明】本文著作权归【武汉晨报】所有,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,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研究生投诉民警被上门“铐走”,法院判派出所违法,当事人:母亲被喷辣椒水,父亲遭警棍打,曾几度想轻生的标签: 他们  手机  通过  怎么  自己 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研究生投诉民警被上门“铐走”,法院判派出所违法,当事人:母亲被喷辣椒水,父亲遭警棍打,曾几度想轻生热门推荐
关于研究生投诉民警被上门“铐走”,法院判派出所违法,当事人:母亲被喷辣椒水,父亲遭警棍打,曾几度想轻生-APPLE说唱分享网
APPLE视觉生活网,为广大网民提供养生常识、健康知识科普、养生小窍门,每天分享健康小知识以及提供简单的家电故障解决方法,帮你解决日常生活所发生的琐事,有问题就来APPLE视觉生活网!
扫码关注
鲁ICP备20008365号